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全部文章 > 专题文章 > 广东 >

陈家祠 装饰中的灵魂通道

作者:杨乃运??编辑:??来源:ag捕鱼王2技巧|官方网站 ??时间:2019-05-10 18:08:45

? 去了几次广东,我以为我已经能够清晰地辨别陶塑和灰塑。在广东,建筑装饰的实例看了不少,道听途说来的和直观感觉上得到的知识都有所积累,有了点自信,但当我站在陈家祠的庭院里,向屋顶仰望时,我才知道,我连陶塑和灰塑建筑装饰艺术的门槛都还没有踏入,只能在那绚丽的奇美中晕眩。陶塑和灰塑中有成千上万个活的灵魂,而我一时间找不到通向那些灵魂的通道口。














?
? 是真实的视觉拥有
?
? 两年间,我两次路过广州,都在广州做了停留,而且都去了陈家祠。是故意停留的,有点儿专为陈家祠过广州的意思。初次去陈家祠那回,是慕名,实在忍不住好奇。别人告诉给我的陈家祠,只是一句发自肺腑的感叹句,正是这没有任何具体内容的感叹句,让我感受到了陈家祠简略概括性语言的无法描述,显得格外神秘,我很为之动心。当我出地铁站走过东边的文化广场,入检票口站在陈家祠面前时,我理解了朋友感叹句里的无奈。眼前出现的不仅是一幢宏大的建筑,更是艺术的奇炫之海,富丽之海,它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让人瞠目,目触到的瞬间,震撼袭来,如飙风。那种震撼来自于石雕,来自于砖刻,更来自于陶塑艺术、灰塑艺术,它们依附在陈家祠的屋宇上,又觉是陈家祠的建筑依附于它们,因此那些建筑才有了活力,才有了生命,才显得与众不同。而那袭入眼中的景状和内心的感受,真的无法简述,语言相对于它们,极度贫瘠。
?
? 岭南地区兴陶塑大脊,大脊就是屋顶上的正脊。陶塑的大脊也被称为花脊。岭南的寺庙、宗祠,有名的,正脊大都由花脊装饰。初见时,北方人会很惊奇,因为那是北方的古典建筑、传统建筑所没有的,但在岭南地区见多了也便习以为常。羊城广州的陈家祠是清光绪年间兴建的陈氏家族祠堂、家族书院,虽说等级上与神庙无法比,但大脊由陶塑装饰,并没有什么意外,地区既然有此习俗,宗祠家庙也是庙,也可用陶脊的。问题在于陈家祠的屋脊装饰,不仅是陶塑,还有我认定的灰塑,是灰塑和陶塑花脊的组合,这种组合,又不只是体现在大脊脊条的上下组合上,不只是上陶塑下灰塑的两条平行的空中彩带,它的房屋斜脊也成了丰繁的装饰艺术的舞台。眼前的房脊结构,与北方的建筑,在感觉上是有很大的区别的,似乎不好在硬山、歇山、悬山、卷棚、庑殿屋顶里给它们归类。大屋屋顶有错落,中高,左右两侧对称地低下一块,看似是耳房顶,却又不是。错位出来的顶也出正背和双边斜脊,有脊的装饰性,山墙高挑出瓦坡,形成的防火山墙人字斜脊,使整面屋脊形成脊的韵律。防火山墙斜脊与斜脊间,是水平的巷口廊门顶,也有脊的,廊顶正脊。所有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正脊斜脊与巷口廊门顶的空间全部彩塑,防火山墙斜脊,从中部到底端,是卧狮独耸出来的组合雕塑图案。廊门顶也是上下两层彩塑,下层是有画框的带故事情节和场面的镂刻图案,上面是由瑞兽花卉山石垫脚的人物雕塑。人物有独自傲立的,有结伙成群的,形体巨大,体量超群,与两面的斜脊组塑形成空中立体多彩画廊,又与正脊的长卷雕塑画廊相互呼应,五彩缤纷眩目耀眼,一眼望过去很难瞬间厘清细节分出层次来,只能眼花缭乱着。一个庞大而繁华瑰丽的雕塑装饰艺术网。
?
? 陷入美的晕眩中,那是种享受。那是种无法预期的突如其来的视觉震撼。












?
? 不可能长时间地沉浸在这种享受中,会尽可能地让心情平静,厘清所见。饭菜都是要一口口吃的,一口口吃下来才好消化,艺术大餐也是一样。静下心来细看,把建筑装饰分成单元,一一观赏,拥有的感觉就会又有所不同。艺术之美变得具体,细节美进入眼帘,进入心扉。走动着纵观也有了新的发现、新的体验,如墀头上坡脊的卧狮,连成排地昂首,虽一个个憨态可掬,神萌悦心,却昂列出大阵势,半空中透着威严。
?
? 观赏总要有个秩序,先近后远,先低后高,先总后单,或者相反。
?
? 陈家祠正门的那溜房屋很长,以正门为中心的对称结构,正门两侧有耳房式屋顶,两侧耳房隔廊门有倒座房,倒座房隔廊门又是倒座房。正门屋脊、耳房屋脊、倒陈家祠正门的那溜房屋很长,以正门为中心的对称结构,正门两侧有耳房式屋顶,两侧耳房隔廊门有倒座房,倒座房隔廊门又是倒座房。正门屋脊、耳房屋脊、倒座房屋脊都有正脊,都是陶塑花脊,高低错落长长短短,但井然有序。正脊脊饰分上下两层,下层为灰塑的,植物、山水、瑞兽、戏曲故事场景、博古宝瓶、题字……上层为陶塑的,一幢幢楼台亭阁门楼样貌的建筑形成背景,鳞次栉比,排列成一条热闹的“街道”。“街道”上,各式建筑下或建筑中没有货栈,没有商铺,没有客房、茶社,街上站立的、行走的,楼台上扶栏坐望的全是戏剧人物。戏曲人物扮相不同,形貌神姿不同,身段不同,朝向不同,活灵活现,栩栩如生,梦幻般的独有世界。在“街道”两端接近结尾的部分有倒立的鳌鱼,鳌鱼下有“光绪甲午年 石湾宝玉制造”“光绪癸已 文如璧店造”之类的字样。陈家祠大门两旁有4个廊门,分别镶有德表、蔚颖、昌妫、庆基石匾。廊门和墀头之上的斜脊彩塑是最绚丽的部分,大红、大紫、大蓝、大绿、大黄、大黑、大褐……蔚颖,释为慰藉远在颖川的陈氏先祖。颖川在今河南省。这说明,羊城的陈氏家族是从中原迁移来的客家。中原的农村,总有用色大胆、新鲜艳丽的感觉,而岭南民居宗祠黑色的屋饰条框,据说是表示先祖来自北方,怀念北方的意思。绚丽而眩目的屋宇装饰就像文化与习俗的千古传音,彻头彻尾的改头换面中,透露出客家人看似微弱实则强劲的文化根系,至少是百年家族灵魂的寄存处。
?
? 无论从正门还是从廊门进入陈家祠,其后的房屋也都是陶塑的花脊、灰塑的人物花鸟山石立体画屏。陈家祠三进三路九座厅堂,无一脊不花。更震撼的是,庭院中轴房两侧有南北向长廊,长廊廊顶,满饰灰塑,体量巨大,与屋脊连构成气势恢宏的彩塑世界,绚丽壮观得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












?
? 凝结在现实里的历史记忆
?
? 陶塑脊饰是岭南独有的,成熟于晚清。陶塑脊饰兴起的时间比灰塑晚,相关专家们考证研究,陶塑脊饰是在灰塑屋脊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,是替代,是创新,但没有完全取代。灰塑脊饰的形式是博古屋脊,这种风格明末清初时被岭南建筑采用,盛行于以广州为中心的岭南地区,一直延续到民国。博古屋脊在礼制性的建筑中的等级较低,园林府第居民聚落内的大小祠庙常用它。以灰塑造型的正脊一般是由脊额、脊眼、脊耳三部分组成的。脊额是正脊中间的匾额部分,脊额顶部中央通常不设屋顶脊刹,常采用的是灰塑浮雕或彩绘,取吉祥图案,题材有花草、松竹、麒麟、龙凤、狮马等。脊眼是脊额两侧的孔洞,洞中常雕有小兽或宝瓶。也有不设脊眼的博古脊饰,脊额为整块灰塑图画。脊耳是正脊两端博古架形的塑像,左右对称,与脊额等高或超过它,这是最体现博古脊饰特色的部分。博古架博古图案,中原地区常见,至少人们不陌生,北京地区也有,从中能看到南北文化联系的纽带。在岭南地区,陶脊装饰大规模取代博古灰塑脊饰,是由于岭南制陶业的发展。发展的中心在南海石湾,石湾制陶作坊的名字在陈家祠陶脊上留有不少。这种替代也是因为灰塑的极大缺陷。灰塑用料廉价,简便易成,但不耐风吹日晒雨淋,易损坏,易退色,耐久性差。它毕竟是灰浆草筋的艺术品,使用糯米,有黏性,但又怎能与火窑烧出的陶制品比。陶塑脊饰一出世,就成了岭南最高等级的建筑装饰,博古脊大修时,用陶塑脊饰替换下来,看着好,就争相效仿。陶塑脊饰不仅岭南风行,还传到了东南亚地区,我在越南就见到过。
?
? 陶塑脊饰的视觉效果与灰塑的视觉效果是不一样的。陶不是瓷,细腻程度差,粗糙,在日晒雨淋中也会退色,但细腻程度比灰塑要好得多,至少有一种持久的坚实感。陈家祠的灰塑比陶塑屋脊的色彩鲜艳,那是维修中重新施彩的结果。新彩与经百年风雨的老彩不在一个色调上,岁月会改变建筑饰物的风貌,任何刻意的固守都阻挡不了它不经意留下的旅痕。
?
? 看陈家祠陶塑花脊,印象最深刻的除了它造型艺术的繁杂细密,人物的众多,建筑样式的多姿多彩,还有题材的戏剧性、故事性。那是戏剧场景和人物的立体连环画。珠江三角洲是粤剧之乡,粤剧自明嘉靖年间兴起,被称为广东大戏,糅唱念做打、抽象形体表演艺术于一体。行当有武生、正生、小生、小武、总生、公脚、正旦、花旦、净丑,传统剧目多多,是大众化极强的地方戏曲。戏班乘红船沿珠江穿梭住返于各埠演出,陶脊雕塑艺人显然从中得到了创作灵感,将花脊脊饰戏曲化,开创了一个崭新的建筑装饰艺术品种。陈家祠陶脊题材,除了戏曲故事,还有历史故事、民间传说、吉祥典故,都是当地百姓熟悉和喜闻乐见的。不过粤剧风靡的时代毕竟远去了,代沟鸿深,外地游客更是隔时隔空遥赏,看着热闹,说不出名堂。看题款,“桃园三结义”“刘伶醉酒”“刘备过江招亲”之类是我熟悉的,“和合二仙”“麻姑献寿”也能知之一二,大多只能是看画,看热闹。故事性比较强的陶塑画面,灰塑装饰更占优势,立其下如在……

全部文章 | 旅游资讯 | 图片库 | 关于我们 | 留言板

?2005-2014 ag捕鱼王2技巧|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 京ICP备09034652号-1 Email:service@52dzb.com 010-51663573